77du

【all叶】loves cats love 25

声烦:

[原名:猫奴叶修的幸福生活]


除叶修外全员猫化。


不过看题目应该就知道讲什么……


嘛,总之是叶神和喵们的故事_(:з」∠)__


---------------------------------------------------------------------------------------------


【全部目录】        


---------------------------------------------------------------------------------------------



一个白净的少年垂着头乖巧地坐在沙发上,他套着一件明显过大的衬衫,肥大的袖子卷起来露出两条细细的胳膊,手上捧着杯冰水。双腿紧贴,拘谨的样子像极了误入陌生人家的纯良孩子。



叶修靠在对面的背景墙上,默不作声地打量这个少年——浅棕色的短发柔顺地搭着,细白的皮肤泛着青春特有的光泽,连翘长的睫毛也是淡棕色,漂亮的眼睛狭促地盯着某一处。

不得不说是一个很招人喜欢的少年。

如果不是出现在这种时候,以及没有头顶上的一对猫耳朵和藏在身后的尾巴。

叶修觉得,他现在所处的情况可以拿去写本小说,玄幻胡扯的那种。

对的,韩文清向他解释了所有事情,猫纪城里的历史和叶修的荣耀以及没落后的遭遇。叶修花了好一段时间才把思路理清楚,他清清干涩的嗓子,指着沙发上坐着的一圈人和一堆猫说道:「你们……都是?包括我?」

这群人|猫齐齐用力点点头。

世界观是什么东西能重建吗?叶修觉得在写手界混了这么多年还没有深得胡扯这个词的精髓。

「那他是谁?」叶修问。

张佳乐戳戳少年,示意他自己回答。

少年瞪了张佳乐一眼后,别别扭扭吐出两个字:「……孙翔。」

叶修像是抓住了什么破绽马上说道:「哈哈哈哈哈别开玩笑了我今天早上才……」

黄少天扒出一只虎皮猫抛给叶修——一只毡毛工艺品,与孙翔相似度99%。

「……哦。」叶修一脸郁催。

「那啥老叶你也别太……呃,惊讶。」方锐小心翼翼安慰道。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叶修抽抽眼角。

客厅里一阵安静。

毕竟这种事情,放谁身上都不会在短时间内接受。

叶修掏出一根烟叼上,在张新杰眼神的威压下正准备拿打火机的手抖了抖缩了回去。他咬着烟头含糊不清地说道:「你们……没有谁来解释下吗?」

「比如……为什么来我家?」

肖时钦干咳一声。

「因为……你给了我们很多帮助。」说到最后自己也没了底气。

「所以,」叶修按了按突突跳的太阳穴,「我是遇到猫的报恩咯?」

「可以这么理解吧……」林敬言尴尬地摸摸鼻子。

「报恩报完了吗?」

「啥?」

「你大爷报完了就可以走了好吗!家里装得下这么多人吗?!」叶修烦得身心俱疲,他这句话是说给三个暂定为人的人听得,「猥琐方、小肖还有老林该回家的回家。」

「我们本来就借住在你这里好不好……」方锐发出小声抗议。

「……」叶修面无表情,「那谁,张佳乐和韩文清……你们……」

没等叶修说完,张佳乐扭过头飞快地说:「没家。」

叶修一时间被堵得无话。

张佳乐眼眶泛红,他可以说在这里是精神最坚韧的人。可现在,他听到叶修的这番言论,他委屈了,他不高兴了——论起来到人类社会的初期,他比任何家伙都混得差。因为没能按时达到,苏沐橙以为他不会来了便带着其他猫离开了约定的地方。当小奶猫张佳乐落入公园的小树林时,只能面对空空荡荡的草地和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气味。他循着这丝气味一路寻找,然后停在了路口,眼前是川流不息的汽车。

你能指望一只小奶猫做什么?和野猫抢地盘吗?和流浪狗抢食物吗?当然不能。张佳乐生来的自尊心也绝不允许他这样。没办法他只能在无数个十字路口徘徊,直到林敬言捡到皮包骨的他。之后便是来到叶修家。

经历了化形的脱骨之痛后想给叶修一个惊喜,结果是这样的结局。

他知道这很仓促,没过脑子,也考虑过会给叶修带来麻烦。可能有什么办法,他只要看见别人靠近叶修,不停地和他黏糊,心里就像扎了根软刺,碰一次疼一次深一点,直到把这根刺全部推进去。

张佳乐的胃隐隐作痛——在小奶猫的时候得的病留到现在了——他咬着牙,一方面是胃疼一方面是心酸。

张佳乐侧脸,叶修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瞧见削瘦的脊背不停地颤抖。




叶修有点发慌——如果这个张佳乐真的是那个漂亮的布偶猫张佳乐,那他该像以前那样宠他喜欢他吗?




平心而论,在这群猫中叶修最喜欢张佳乐,会耍点小脾气又会黏人,会委屈会求抱抱,更会独立。虽然这些东西黄少天他们也都会,可自从他生病那段时间过后,张佳乐,似乎是和他建立了某种奇妙的联系。微不可见,又真真切切存在。




对待猫和对待人,该有所不同吗?




叶修拍了拍后脑勺,还是选择走过去,深吸一口气后搭住张佳乐的肩说:「那个,我只是说说,没有赶你走……」




「我知道我知道,你嫌我烦!」张佳乐忽的站起来,话里带着怒意和难过。




「不是,我没有。」




「你怎么没有,你知不知道我他妈是怎么过来的!我差点死在垃圾堆里!」他说得前言不搭后语,一股脑地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了出来,「以前我对你明明暗暗地都用过了,你为什么就是不回应我,你知不知道我……」爱你!




方锐见势头不对,趁张佳乐最关键两个字没说出来前伸手捂住他的嘴。




「张佳乐他今天心情不好,说什么话你别忘心里去都是说得气话,气话。」方锐把张佳乐拖到离叶修稍远一点的地方,小声在他耳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长点脑子行不行!你生气搞点别的,说出来把他吓着你担着啊!」




「你!……」张佳乐挣脱方锐的钳制,闷头蹲在角落——明明可以克制地很好,在叶修面前却全都爆发出来。




张佳乐啊张佳乐,你能不能把自己管好点!




他偷偷瞥了眼叶修,发现对方也在皱着眉头望他,于是立即把头埋得更深。




为了给张佳乐不适宜的言辞打掩护,当然某种方面也是为了自己,几人也像张佳乐一样,闹了别扭闹了小情绪,倒是把叶修弄得没了折,于是只好收出空房让他们先住下来。


「不过这房间也不够啊……」叶修清点着人数,「老林你和张佳乐一间,方锐和韩文清,我和孙翔……」


「不行我要和你睡!」张佳乐反对。


「为什么?」叶修无语,明明刚才还在和他闹情绪。


「不管!你惹我不高兴了,哄我!」


有了方锐几人的闹腾,叶修真的认为张佳乐只是耍耍小性子:「……张乐乐你几岁了?」


「……」


「我和孙翔就去书房打地铺,早点休息。」叶修摆摆手,末了又背着张佳乐叮嘱林敬言好好照顾他,才赶着毛团子拉着孙翔去书房。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主卧内,张佳乐洗完澡出来,头上搭着新毛巾胡乱地揉着,偏暗红的头发乱弄得糟糟一团。




「行了你别想多了,」林敬言取下平光镜,见张佳乐还是一脸郁闷样,劝解道,「睡一觉就好。」




「你说叶修他生我气吗?」张佳乐不安地问。




「他要生你气就该在你吼出第一句话时把你踹出去。关灯睡觉。」




林敬言很快就睡了过去。




唔……




张佳乐裹着薄薄的毯子翻了几个身,林敬言用脚蹬了他一下后才安静下来。




浓稠的夜色只余微弱的星光,和他在黑夜里瞪大了的眼睛。




怎么办?






---------------------------------------------------------------------------------------------




写得……超没手感[躺




give  me  some suggestions  ,ok ?[拜托拜托QWQ




real 烂(。)

评论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