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du

【Kingsman】Unleashed (hartwin 狼犬丹尼AU)第二十六章

-梵璋-:

第二十六章


 


 


 


 


Morgan插着静脉注射在手术室外的等候椅上直接睡了过去,Merlin没敢喊他,十几个小时的手术对于如今的Morgan来说已经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恐怕这么久的站立之后Morgan要有好几天靠着轮椅才能行动。


 


他太了解Morgan,有些事这个狼一样的男人宁可自己忍着伤痛独自扛下也不愿意让别人去帮忙,并非出于什么无聊的自尊心,只是他早就习惯一个人处理罢了。


 


同样Merlin也知道,Percival和James的伤势并没有Morgan说得那样轻巧——真像他说的那样怎么又会去让Roxy签病危通知书?


 


不过是骗小孩罢了,Harry想必也是看出来才没有说穿,只是留给他一个私下说的眼神就带着Eggsy回了家。


 


Merlin翻看平板内的手术治疗记录,Morgan不说他也能猜出大概,冻伤,失血过多,意识不清可能导致的脑损伤,还有诸多繁杂的并发症……无论是哪一样都不是简单可以解决的事,Morgan没有说出来只能证明他确信James和Percival抗得过这些,相比于这种一旦痊愈就不再需要担忧的问题,可能留下的残疾才更令医官看重。


 


Morgan的观念和别人是不一样的,Merlin抬手调整了一下输液的速度,闭了闭眼睛。


 


对于成长在不同环境的Morgan来说,相比于难以承受的伤痛,无法行动的残疾才更令他焦虑。


 


想要活着,就要去战斗,如果无法行动,就会停滞不前,而这就是死亡降临的时刻。


 


所以Morgan才会拼命一直努力抗争,和Arthur,和自己,和所有挡在他前面的一切。


 


Merlin是知道的,但很多事他不能说不能做,这种心照不宣的平衡他必须要保持下去,他知道看上去喧嚣不羁的Morgan剥开外壳是什么样的人,他知道这个能让Kingsman如此敬畏的首席医官其实有多脆弱


 


他每时每刻都在奋力的向前走,每时每刻都在喊着等等我Merlin,等等我,请让我和你一起走。


 


拜托了,请务必,等等我。


 


请一定不要走得太快。


 


请一定允许我跟在你身后。


 


他是知道的。


 


Morgan总在显示自己的价值,从成为骑士到成为医官,他从不松懈,绝不允许自己露出疲态。


 


比起死亡,Morgan更害怕对于Merlin来说他毫无价值。


 


因为他已经把作为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那颗炽热跳动的心都交了出去,他绝无保留,赤诚至极。


 


所以如果没有自己,Morgan是无法活下去的。


 


Merlin忍不住侧头去看沉睡的Morgan,他闭上眼睛之后看上去比平时安静了很多,岁月没有对他格外照顾,男人的眼角有数条细小的皱纹,但Merlin知道他笑起来的时候那些皱纹有多美,而Morgan的鬓角也已经斑斑驳驳的染上了苍白,可Merlin同样知道那里被亲吻的时候男人会发出怎样满足温暖的叹息。


 


走廊里空荡荡的,或许知道警惕心极强的Morgan唯有在Merlin身边才能熟睡,所以一干医护人员都默契的绕开了这一小段空间,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朦朦胧胧透过侧窗洒进来,把Merlin的皮鞋镶了道漂亮的金边。


 


Merlin看了看输液瓶里即将到底的葡萄糖溶液,起身将针拔出来换上生理盐水插上,他还没坐下放在椅子上的平板就响了起来,Merlin只好赶紧把它捞起来按掉提示音,好在Morgan只是皱了皱眉不安的咕哝了一句就继续睡了过去。


 


Merlin松了口气,低头去看平板上的消息,但他很快就因为那上面的信息狠狠地皱紧了眉。


 


 


 


 


 


Harry脸色难看的看着Arthur,如果不是现在正在会议中,他可能真的会忍不住掀了桌子冲过去给Arthur一拳。


 


半分钟前他安静地坐在位置上听Arthur通知诸位骑士Percival和James遭遇的不幸,Morgan的报告他们人手一份,Percival尚无大碍,只要清醒之后就脱离了危险期,但James无论如何不可能再回归外勤骑士的队伍。


 


Eggsy正安静地站在Harry身后,一言不发透过眼镜观察圆桌上各位骑士的投影,人员并不齐,除了受伤的Percival和James,还有另外两位骑士正在任务中无法参加会议。


 


Arthur先是对于James的事报以遗憾,但紧接着他就要求各位骑士对于Lancelot的甄选一事提交候选名单。Harry猛地转过头看向Arthur,面对他有如实质的凛冽目光,老人面不改色的将要求说完就摘下了眼镜。


 


Harry冷着脸一言不发的看他,Arthur对他报以假笑,随后看向Eggsy。


 


“San-greal,在接下来的甄选仪式里我需要你去协助Merlin进行新学员的训练。”老人直截了当的命令道,“现在去找Merlin吧,他会安排你接下来的任务。”


 


Eggsy不可查的抽了一下眼角,随后点点头离开充作小型会议室的餐厅,转身的时候手指蹭过Harry的手臂,安抚性的划了一下。


 


Merlin正等在外面,他也听到了屋里的动静,只安排Eggsy先回到庄园等他,随后就敲门进了餐厅。


 


Eggsy心不在焉的应下来,慢吞吞的把自己挪下楼。


 


他胃里沉甸甸的,哪怕没看见Harry的脸色也多半猜得到这男人有多么愤怒,Eggsy一面安慰自己Harry知道轻重绝不会做什么有失绅士身份的事,一面又忍不住担忧这看上去人模狗样其实内心无比狂躁的老男人去掀了桌子怒揍比他更老的男人。


 


Merlin保佑。


 


千万、千万不要出什么事。


 


Eggsy忧虑的前往一号更衣室,脑子里却已经构建好了如何通过三号更衣室获得足够的军需之后上楼营救Harry再杀出裁缝铺的计划。


 


万一Harry没忍住把那老头大卸八块了怎么办,Merlin看上去一板一眼的大概不会在这种问题上徇私,他必须要成为可靠的支援才行,既不能也干掉Merlin——Morgan会追杀他直到宇宙尽头——也不能放任Merlin干翻Harry。Eggsy觉得胃都要疼了。


 


他站在大堂里足足十分钟,克制着自己不焦躁地来回转圈,装作一副审查新一季西装面料品质的样子来回逛荡,时间长到负责接待的老裁缝都已经开始犹豫要不要给他泡一杯茶。


 


直到确实确认没从楼上的餐厅传来什么不同寻常的响动之后Eggsy才打开了一号更衣室的大门,他刚刚按下掌纹,一号更衣室的大门就被拧开了,Eggsy连忙按下复位键。


 


Harry正一脸怒容的回身将门关好,长腿一跨就走到他身边站定,目光晦暗的盯着他直看。


 


Eggsy心里直打鼓,一句话都没敢说,侧身给Harry让了让地方,Harry皱了皱眉抬手按上镜子的掌纹识别器,升降梯又吱吱呀呀的运作起来向地下沉去。


 


Harry忍不住去想刚刚他和Arthur的争执。


 


【永远别想让你肮脏的小狗玷污Kingsman的地毯,Galahad,你永远不会在这里看到他有一席之地。】


 


Arthur说这句话的时候面色平静,但眼里却带着绝对的决然,Harry和他冷嘲热讽了一番,彼此隔着空气用看不见的子弹互相射击,恨不得把对方撕个肠穿肚烂。


 


但无论如何Harry不得不压下火气接下Merlin递过来的任务资料,随后毫不留恋的转身下楼。


 


Merlin晦涩的对他使眼神,Harry沉了气不让自己揪着他的领子说别用你锃亮的光头闪我看不懂你和Morgan那种默契的眼神。


 


他知道自己是迁怒,但又忍不住愤愤的挟着风暴把楼梯踏出闷响,直到老裁缝告诉他Eggsy刚刚进入一号更衣室才脸色稍缓。


 


现在Harry看着小心看他试图安抚他怒意的Eggsy忍不住又心头火起。


 


Eggsy怎么了?!


 


那满脸褶子不知所谓老史莱姆凭什么看不起这男孩?!


 


以为他摊在椅子上挥挥手就能把Eggsy所有的努力都化为飞灰吗?


 


按照规矩Eggsy应该直接接任Lancelot一职才对,Kingsman不是没有现役骑士带学徒的先例,一般都是如果有了空缺就让已经受训完成的学徒立刻顶上。这样一来节约了甄选新学员所需的时间,二来不会让骑士之位空悬过久影响任务进度。


 


但Arthur却直接越过他让Eggsy去负责新学员甄选,或许看上去是让Eggsy去做重要的工作,似乎把他和Merlin的等级都放到了一起,但其实这是在告诉所有人Eggsy是也只是一个学徒,仅此而已。


 


一旦新任Lancelot甄选完毕,等到骑士集会,Eggsy还是只能站在Harry身后参与会议。


 


圆桌上不会有他的一席之地。


 


Harry眯起眼睛,深棕色的瞳孔里酝酿着杀意,他并未因为心里的愤怒而轻视Arthur,反而愈加警惕起来。


 


Arthur是一个滴水不漏的人,若是把他当做和善可欺的老人那就大错特错,Chester King在还是Mordred的时候创造过抛弃没有子弹的手枪,挥着一把斧子砍掉了足足四十几个敌方特工脑袋的壮举。


 


即便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坐在屋里处理文件和外交,Harry也绝不会小瞧他。


 


他是一个心狠手辣绝不退缩的人,一旦是他确定的利益,就谁也别想再去染指。


 


如今他敢这样直白的和Harry叫板,Harry确信老人一定是有了新的底牌才能这么硬气。


 


看来他和Merlin认为的和平换代,一定不会像他们想的那么顺利。


 


 


 


 


 


Eggsy抓了空子在走廊的拐角和Roxy说话,Percival和James还没有苏醒,但Percival早就写过推荐信放在Merlin那里保管,确保万一是他出了事无法亲自推荐的话可以用推荐信来确认Roxy被举荐人的身份。


 


“你还好吗?Roxy?”


 


Eggsy关切的看着化了比平时稍浓的妆的女孩,Roxy冲他笑了笑,遮瑕膏质量很好Eggsy几乎看不见她眼底的青色。


 


“别担心,我没事。Morgan说没有大问题就一定可以活下来,这还不是最糟的。”她拍了拍Eggsy的胳膊,随后犹豫了一下,“倒是你,还好吗?我听Merlin说了,Arthur那边——”


 


“啊,直接把我排除在外了,根本没提Lancelot职位的接任事情。”Eggsy耸耸肩,“我倒不是太在意啦,倒是Harry气得不行……你没看见他脸色,我都怕他忍不住把那老褶子怪大卸八块。”


 


Roxy忍不住因为Eggsy的形容笑出声,但很快她眼底又浮现起一层忧虑。


 


“别太小看Arthur,我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但别担心Eggsy,有我呢。”Roxy挺起胸膛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看着吧,我一定成为Lancelot给你看,Arthur别想他那个眼睛长在头顶的侄孙子能如他的意。”


 


“我记得是叫Charlie还是什么的?所以他到底干嘛了?”


 


“说实在的,Eggsy,我不是什么女权激进分子,”Roxy抱着胳膊看站在她面前的大男孩,“但是你知道吗,那家伙有本事用看商品的眼神来挑拣姑娘,就得给我做好了被姑娘打得满地找牙的准备。”


 


Kingsman历史上并非没有女性骑士,甚至在二战中有两位传奇女骑士披荆斩棘在国内外留下了不少广为流传的英雄事迹,但很显然自Arthur上任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女性骑士,这之中要说没什么多少也没人信。


 


Eggsy冲Roxy呲牙笑了笑:“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看你把他打得满地找牙,你知道我是副教官吧?Merlin说近身搏击和枪械使用我来教。”


 


潜台词不言而喻。


 


Roxy忍不住露出一个同情的表情看向庄园外面拎着行李走进来的新进学员,恐怕这些小雏鸟儿们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遭遇怎样的毁灭打击。


 


“我真的,真的,真的,开始同情Charlie了。”好姑娘笑着摇摇头,“我决定不把他打得那么惨了。”


 


说完她冲Eggsy眨眨眼,转身向医疗部走去。


 


 


 


 


 


不过说真的,Charlie是个混蛋。


 


24k纯混蛋,不带混血。


 


说实在的,Eggsy真的没见过这么令人厌恶的人。Charlie和他应付过得那些上层人士有些不同,他倒不会用武力胁迫别人,但是Charlie有一张想让人撕掉的烂嘴。


 


而且他惯于恃强凌弱,纠结了两个小跟班在他身边作威作福,Eggsy忍不住把他和哈利波特里那个总是昂着脑袋用鼻孔看人的贵族小少爷作比较。


 


但不管怎么说,Charlie在专业方面却足够过硬,至少在Roxy稳拿班级第一的时候他一般都能在第二第三来回逛荡。而且或许是因为觉得让一个姑娘超过自己脸上无光,Charlie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去找Roxy的麻烦。


 


Eggsy在他负责的课上制止过一次,换来的是Charlie挤着眼睛噘着嘴的嘲讽。


 


“我知道你是谁,了不起的Galahad的小圣杯。”他朝着Eggsy挤眉弄眼,仗着身高差估计低着头去看穿着训练服的男孩,“我知道你的小秘密,卖屁股进Kingsman的男妓,能留在这多半是因为你把Galahad伺候的很舒服不是吗?”


 


哇哦,这可操蛋了。


 


Roxy抄着手和其他学员站在一边,她确信一会儿能值回票价。


 


Eggsy冲他笑了笑。


 


“首先,我不是一个男妓,我是你的副教官。”


 


说完Eggsy抄起胳膊冲着他棱角分明的俊脸就是一拳,Charlie猝防不及被打得眼冒金星,他甩了甩脑袋刚摆好防御的姿势,Eggsy飞起一脚就踹上了他的肚子。


 


“其次,没错,我技术好着呢,Harry可高兴了,顺便一提Harry技术也好着呢。”


 


Eggsy站在那嘲笑的冲Charlie呲牙,Charlie怒吼着冲上去试图扼住他的脖子,但Eggsy敏捷的闪开,拽着Charlie的胳膊向外甩了一圈卸掉他冲过来的力度,然后猛地用膝盖痛殴他柔软的腹腔。


 


Charlie惨呼着倒在地上,他眼前发黑一时间缓不过劲儿来。


 


Eggsy冷眼看着他,心里悄悄竖起了中指。


 


傻逼,我揍不了Arthur还揍不了你吗。


 


你妈妈没教过你在外面不要随便挑衅比你能打的人吗。


 


呵呵。


 


内心嘲讽够了之后Eggsy看了一眼噤若寒蝉的学员们,Roxy给了他一个【干得好亲爱的没白疼你】的眼神,Eggsy就抬手划拉了一下站成一排的小雏鸟们,从左到右一个不少。


 


“好了,现在我们来一对一格斗吧,还愣着干嘛?”Eggsy确信斯巴达教育一向比照本宣科好使,他亲身经验。


 


然后他直接跨过试图爬起来的Charlie,顺手又给了他一脚,这下子Charlie只能涨着猪肝色的脸捂着肚子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Eggsy确信他听见了某个人吓得吞口水的声音,他无辜的笑着摇摇头,向那群不知道该不该动的学员们招了招手。


 


“你们是要在那站一整天,还是现在我们就可以开打?”


 


 


 


 


 


 


忘了说,Eggsy开始养狗了。


 


他挑了那条没人要的小八哥犬。


 


谢谢,谢谢你,他当然知道那是条什么狗,但是Eggsy又不指望它冲上去把谁的小腿骨咬出来——他可以自己上去把别人的小腿骨咬出来,字面意义——小狗嘛,可爱就好了。


 


Harry对于他选择小型观赏犬的目光表示了赞赏和肯定,他自己当初选择了一条约克夏梗,现在它正舒舒服服的变成标本躺在他最爱的水箱上面。


 


Eggsy给这小狗取名叫JB,当然源于他喜欢的电视剧了,Harry对此不可置否,但还是和Eggsy一起给JB置办了充足的玩具和狗窝。


 


Harry本来以为JB要训练一段时间才能学会遵守规矩,虽然八哥犬很聪明,但也免不了鸡飞狗跳的训练时间。即便是当年聪敏过人的Mr Pickle也有过一段非常令人胆战心惊的岁月——它至少咬坏了三条领带,尿烂了两双牛津鞋。


 


但令他意外的是Eggsy不知道跟这小狗怎么沟通的,JB比Harry预想的要快得多的就适应了室内生活,并且能很好的执行各种命令。


 


“我问过Merlin,JB和另一条小八哥都是收容所过来的,估计吃了不少苦吧。”Eggsy揉着JB的耳朵给Harry解释,小狗那双湿润的大眼睛里满满的映着Eggsy的影子,“吃过苦的小狗好不容易有个家就可谨慎了,它们很聪明,知道万一做不好的话说不定就又要被丢出去。”


 


战战兢兢,为了主人一句话就能赴汤蹈火,只求一下温暖的抚摸和柔软的床铺。


 


Harry看着男孩没有说话,他想起Eggsy刚来的时候,和JB一个样子,对什么都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生怕自己会惩罚他。


 


男人抬手抚摸Eggsy长着细硬发茬的后脖颈,轻轻揉捏那一小片肌肉,他的男孩就像被叼了脖子的奶狗一样眯起眼睛,呜咽着扭过头看他。


 


Harry忍不住托着他下巴给了Eggsy一个温暖柔和的亲吻。


 


啊,这就是生活。


 


他吻着Eggsy时这样想到。


 


这一瞬间就这样定格在Harry Hart的脑海里,他想如果世间真有天堂,那天堂一定就是无限循环的此刻。


 


 


 


 


 


 


日子不好不坏的过着,对于训练新兵的事Eggsy很上心,虽然他讨厌Charlie,但是该教的东西一样不少。


 


不知道是不是那一次的挑衅令Charlie生出了反抗心理,他几乎是抓准一切时间在非教学期间去找Eggsy的麻烦,他确信Eggsy没法在不教学的时候收拾他,所以这种言语上的暴力变本加厉。


 


但Eggsy可不是好欺负的软柿子,再说Merlin又没瞎,Harry不止一次感叹现在贵族继承人智商欠佳果然是有道理的,Charlie基本上可以算上个中翘楚。


 


James比Percival先醒的,他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按呼叫铃而是慌张的侧过头去看身旁的人,确定Percival插着管子好好地躺在他身边之后才松了口气似的按了呼叫。


 


很快Morgan就转着轮椅进了病房,听James说了任务过程之后先是对于James表示了嘲讽——关于愚蠢的竟然注意不到偷袭,然后直截了当的将他会有的后遗症告诉了James。


 


果然如Roxy所料那样,James低沉了不到五秒钟就脸上放光的问能不能外勤转随行医官,Morgan气的几乎要用手杖捅穿他的脑壳。


 


Percival在五天之后醒了过来,因为血肿的关系他暂时失明了,黑暗令他有些不习惯,而且因为神经受损他要有好一段时间左手颤抖活像得了帕金森。


 


好在James一直喋喋不休的烦他转移了他的注意力。Merlin赶过来的时候很是无奈,一个瞎子和一个瘸子正商量着怎么互帮互助去厕所,但是并没有讨论出来什么行之有效的方案。


 


魔法师挑了眉看向医官,医官冷笑着举起了手中的导尿管。


 


接下来的画面Merlin决定把录像刻下来珍藏,哪怕他以后死了也要记得在遗嘱里写上给他的骨灰盒里放上一份。


 


Percival脸色青白的承受着Roxy扑在他身上的哭泣,那姑娘哭得太伤心了,似乎要好好发泄一下自己这些时间承受的压力,Percival只好由着她去,根本不敢说他亲爱的侄女把他的刀口压得很疼。


 


倒是James听说Eggsy没有直接继任Lancelot之后表示了极度的愤慨,他采取了贵族小孩一贯的且非常有效的办法——他打电话回家告状了。


 


Spencer家族最受宠的小儿子,现在还瘸在床上,哪怕他都四十好几了,但只要他用那低沉的带着浓浓委屈的嗓音喊上一句哥哥姐姐我很难过,也没人忍心对于他的要求不屑一顾。


 


接下来半个月Arthur的脸上就没见过阳光,Eggsy猜想其他贵族和其他国营组织对他的压力还挺大的。


 


谁说私企就很好来着,明摆着骗鬼,还不是容易被国营挤兑,尤其内部有个暗搓搓告状的叛徒那就更难挨了。


 


Merlin根据James和Percival的叙述大概推断偷袭者的特征,Percival并没有看清他的脸,要知道James那时候已经被劈中后背倒了下去,要不是他撞开了James,前任Lancelot就已经变成一分为二的Lancelot了。


 


Percival只来得及招架几下急如暴雨的攻击,一时间也无法抽出手来格挡,为了护着James反倒是他也受了不少伤。


 


最后只好用手榴弹引开攻击,拼运气抱着James滚下山崖以求一线生机。


 


Harry看了Merlin合成的偷袭者画像之后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喊来了Eggsy。


 


Eggsy看着画像上和记忆力又七分像的女人嘴里泛苦,他皱着眉好几次想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还是坐在一边慢慢地把他知道的所有事都说给了Merlin听。


 


那是Banshee,是和他一起在那样的烂泥潭里摸爬滚打绝望求生的伙伴,他们曾经彼此守护,用尽全力约定着要活下来,哪怕活得像个蛆虫一样也要活下来。


 


他永远记得那姑娘在斗场上面对三个壮汉时候的眼神,她眼里有血,血的深处有火,生生不息像黑暗里唯一的星辰。


 


你要活下去,带着我的份儿用力活下去。


 


这是Eggsy记得她和自己说过的最后一句话,那时她两条腿被人砸碎斩断,满嘴的血沫瞪着他,一头漂亮的长头发乌七八糟的粘了一脸,样子活像地狱恶鬼。


 


我会的,我会活下去,我们都会活下去。


 


那一天Eggsy和她约定要一起活下去,哪怕在不知道也永远见不到的世界的角落里也要活下去。


 


那是他在那些黑暗记忆力一直支撑活下去的信念,这个约定足够支撑他,就像牛津好过布洛克的魔咒一样成为他继续生存的动力。


 


他毫无血缘的亲人,用血喂养他解渴的姐姐,无法再次牵手的同伴。


 


Gazelle,Banshee。


 


“他是Valentinus的女助手,他们很亲密。”Merlin避开了Eggsy单独和Harry说道,现在Percival和James的任务已经落到了Galahad身上,“还有他们说的Arnold教授,他似乎被释放了,并没有报警或是其他动作,反而像往常一样出现在帝国理工为人授课。”


 


“我会去会会他,他欠我一个说法。”


 


Harry看了一眼Arnold教授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并无特殊之处,看上去有些畏缩胆小,穿着大学教授们喜欢的毛衣和外套,平平无奇,进入人群很快就会消失踪迹。


 


但这个人却被Valentinus派人绑架。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他们不知地道的东西。


 


Merlin冲他点点头,他相信Harry沉稳的行事在接触一个无害的大学教授上不会引来太多麻烦,他现在担心的是Eggsy。


 


他太了解Gazelle对于Eggsy来说是什么,恐怕那地位正如Carlosanne之于Morgan。


 


哪怕没有血缘也一样。


 


这件事本不该由他去说,但Harry出发去帝国理工,只有他才能和Eggsy去谈。


 


Merlin不希望这件事困扰Eggsy,这孩子已经遭过太多罪了,他现在面临的是可能要和那个一起爬出地狱的儿时挚友刀剑相向。


 


这太残酷了。


 


Eggsy不该承受这些。


 


Merlin试图委婉地去询问Eggsy,Harry现在在跟进这个任务,作为助手的他无法幸免也要接触,Merlin拿不准他的意思,他私心里不希望Eggsy去接触那个女孩。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Eggsy并没有犹豫,那男孩坐在窗台上看着他,语气十分平静。


 


“我们曾经约定一起活下去,Merlin,在那种你根本没法想象的境地里。”


 


Eggsy闭了闭眼睛,目光绕过背着负重牵着狗进行越野跑的学员们,JB蹲在他脚边安静的吐着舌头。


 


“但是这个世界上有比约定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Harry。”


 


他扭过头看着Merlin,Merlin因为他所展现的平静而皱眉,似乎在思考Eggsy话里的真实性。


 


“而我,Merlin,对于我来说,”Eggsy摊了摊手,“我可以为Harry Hart杀了任何人。”


 


“我很爱Gazelle,我和爱Roxy一样爱她,比爱你和Morgan还有Percival和James还要爱上一点点。”


 


“但是这远远不能和Harry相提并论。”


 


Eggsy微笑起来,他笑得很可爱,但Merlin却感到脊背发冷,手脚冰凉。


 


“Harry说的没错,他教会我什么是对错和善恶。但是如果这些事没有他就没有意义。”


 


“我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是一个具有牺牲精神的特工,我只是一个被Harry Hart救回家的流浪汉。他给了我一个家,给了我一份爱,给了我一个生存下去的目标,那么我就会去做,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Merlin沉着气听Eggsy说话。


 


“相信我,Gazelle也是一样的,她会和我想的一模一样。”Eggsy垂下眼睛摆弄手指,“如果有一天我们对上了,她会毫不留情的置我于死地。”


 


“但同样,我也会拧下她的脑袋,咬穿她的喉咙,绝不让她靠近Harry一步。”


 


Eggsy这样说的时候太阳正升到庄园的头顶,在冬天里为湿冷的空气带来一丝暖意。


 


他坐在窗台上看着无话可说的Merlin,对于遥远的帝国理工里突如其来的爆炸毫不知情。


 


 


 



评论

热度(126)